停牌27个月!昔日国产手机巨头酷派集团复牌一度暴跌60%

又一昔日国产手机巨头股价遭到重创!

今日,停牌27个月的酷派集团终于复牌,但复牌之后,公司股一度暴跌逾60%,随后跌幅收窄,截至发稿,酷派集团下跌约47%,股价报0.38港元,成交额超2.7亿港元。目前公司总市值19亿港元。

停牌27个月终于复牌

7月18日晚,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由于已符合所有复牌条件,公司已向联交所申请自2019年7月19日上午9时起,恢复公司股份于联交所买卖。此前,酷派集团股份自2017年3月31日起暂停买卖。

公告显示,联交所此前对酷派施加复牌条件包括,刊发上市规则规定的所有未刊发财务业绩及解决任何审计保留意见;进行适当调查以解决本公司核数师提出的审计问题;向市场通知对股东及投资者而言属重大的所有资料以便其评估公司状況。

公告显示,早在2017年3月31日,酷派集团表示,需要更多时间提供本公司审计师要求的资料,而审计师需要更多时间进行2016年年度业绩之审核,2016年年度业绩可能将延迟发布,当日起临时停牌。

停牌至今已超27个月的酷派,终于赶在被强制退市之前恢复上市了。

近三年亏损65亿,估值被调至0元

在2019年3月31日,谋求在港股复牌的酷派接连公布了2018年中期报以及年报,业绩表现惨淡。2018年,酷派营收12.77亿港元,期内亏损4.1亿港元,流动负债超出流动资产约11.63亿港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0%。

最近三年,酷派已是连续亏损、岌岌可危。按人民币计算,2016年-2018年,酷派营收分别为71.29亿元、28.24亿元、11.19亿元,分别亏损39.18亿元、22.36亿元、3.59亿元,三年累计亏损超过65亿元。

在6月12日,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6月11日起,对旗下基金对持有“酷派集团”按照0.00港元/股进行估值。

酷派集团于2017年3月30日报收0.72港元后停牌,2017年7月被大幅下调估值85%,按照0.11港元进行估值。上述公告发布后,直接将估值归零。

未来将发展房地产?

当前,酷派董事会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今年1月17日,酷派宣布陈家俊获委任为执行董事、行政总裁及本公司提名委员会成员。与此同时,酷派董事会重选梁兆基为执行董事,其也是京基集团旗下旧部。

资料显示,加入酷派前,陈家俊自2015年5月至2018年5月及自2018年5月至2019年1月曾担任深圳市京基百纳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副总裁及总裁。陈家俊另一个身份是酷派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京基集团“二公子”。

截至目前,陈家俊通过Kingkey Financial持有酷派17.83%股权,为酷派第一大股东;Zeal Limited持有酷派10.95%股权为第二大股东;创始人郭德英则通过Data Dreamland持股9.20%,为酷派的第三大股东。陈家俊担任酷派的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

换帅后的酷派,前景并不明朗。在手机市场早已进入下行区间的背景下,国内市场已经很难看到酷派手机的身影。酷派未来战略是发展房地产,还是智能手机?

酷派集团在郭德英时代置办了大量优质土地,主要包括超过3万平米的深圳南山高新产业园酷派信息港地块,以及占地面积超10万平米的东莞松山湖地块等,此前有分析认为这些地块价值超过百亿元。京基系的入主对酷派土地开发又有了想象力。

但是酷派的年报中还强调称,其目前的主营业务仍为开发销售智能手机,并将继续投入更多资源用于研发。智能手机的开发的及销售是本集团当前主要业务并将2019年继续作为本集团的主要业务。

6月初曾发布新手机

在6月初,沉寂许久的酷派在其大陆官网上公布了一款名为炫影N10的新机,参照配置该机规划应该属于当前的千元性价比机型。

这说明,酷派确实依然在投入手机研发销售。但公司的基本面已经发生巨大变化,除了业绩巨亏,2018年年报显示,酷派的研发支出仅投入1亿元,相对同类科技公司来说毫无可比性公司现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1.48亿元。此外,员工人数锐减,整体的员工人数已经由2017年度的1421人腰斩至637人。

在现金流极其紧张,员工被裁掉了大半的情况下,酷派的未来走向何方,是否真能在手机行业坚挺下去,还有待市场验证。


发表口碑点评

◎欢迎参与口碑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